电视剧截图也享有著作权保护!

文章作者:合肥律师网 | 2019-04-23
字体大小:

   类似商家把电视剧截图传至商品介绍页。

 
  ◆网店商家上传电视剧截图至商品介绍页,被罚1万余元
 
  ◆杭州互联网法院昨发布《网络著作权司法保护报告》
 
  用笔名创作,如何证明自己是网络作品的作者?做了公证的电子证据也可能存在瑕疵,该如何取证?网络著作权赔偿规则尚未细化,杭州创设“三步评估法”
 
  今天是第十八个世界知识产权日,网络环境下的著作权保护问题跟普通人的生活并不远。大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文字、照片等作品都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当然,被他人未经授权就“复制粘贴”走也很容易。
 
  时下热播电视剧里出现的同款,会迅速被“嗅觉”灵敏的网店商家截图,放上商品介绍页。但实际上,商家未经授权就使用截图,是侵害截图著作权的。去年有一个网店商家因此成了被告,被法院判决赔偿1万余元。这案件也是昨天杭州互联网法院发布的网络著作权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昨天,杭州互联网法院还发布了《网络著作权司法保护报告》,法院在审理中发现网络著作权案件存在不少疑难问题:如何证明自己是网络作品的作者?做了公证的电子证据也可能存在瑕疵,应该如何正确取证打官司?
 
典型案例
 
  电视剧截屏图片用在商品介绍中
 
  天猫商家构成侵权赔偿1万余元
 
  杭州互联网法院自去年5月1日起集中管辖杭州地区的网络著作权、侵权纠纷以来,审结了一批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案件。
 
  电视剧《小丈夫》中有一个镜头:一女性角色怀里抱着一个毛绒玩具。这个毛绒玩具跟胜基公司的一款毛绒玩具是同款。胜基公司将这一画面截图,再加上电视剧剧照,一共4张照片,用在其天猫网店的商品详情页面中,展示出售商品。
 
  去年,享有电视剧《小丈夫》及其剧照的相关著作权的新丽电视公司发现这一情况,认为胜基公司侵害其对电视剧截图享有的著作权,于是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为,电视剧的动态图像在本质上是由逐帧静态图像构成,各帧静态图像虽不是静态拍摄完成,但也体现了摄录者对构图、光线等创作要素的选择与安排,体现出了独创性,符合摄影作品的构成要件。所以电视剧截屏属于摄影作品,并给予著作权保护。
 
  法院据此认定胜基公司构成侵权,判决停止侵权并赔偿新丽电视公司1万余元。
 
  杭州互联网法院常务副院长王江桥介绍,这是首次将视听作品截屏取得的单张作品认定为摄影作品,并给予著作权保护。
 
  关于侵犯网络著作权
 
  除了法定或约定免责事由
 
  未经授权的转载就是侵权
 
  王江桥介绍,因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不以侵权人是否存在主观过错或因侵权获利为要件,只要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传播了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且缺乏法定或约定免责事由,即构成侵权。这里的法定事由是指《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中规定的,十二种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转载作品的情况。例如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
 
  “如果只是将电视剧截图用作欣赏,不用作商业途径,那么转发、使用电视剧截图不会侵犯著作权。如果将电视剧截图做成付费表情包,那就是侵权行为了。”王江桥说。
 
  案件涉及电商、音乐等平台
 
  微信公众号成侵权“主角”
 
  网络著作权纠纷主体相对集中在互联网产业和技术发达地区。其中,浙江省、江苏省、广东省、北京市、上海市,占全部案件总数的68%。
 
  案件涵盖电商平台、网络服务平台、网络音乐平台等众多平台。涉及当事人为互联网企业的案件数量多,占比达65%,且知名互联网企业众多。
 
  侵权行为涉及文字、摄影、美术、影视、音乐等众多类型,其中网络文字作品、摄影作品占比最多。截至2018年4月,受理涉及文字作品、摄影作品著作权侵权案件占总收案数的65%。知名影视作品案件不断增多,占总收案数的18%。
 
  另外,网站、微信公众号已成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要载体,为了内容推广、获取流量,运营方未经作者同意,擅自对他人创作的作品进行转载使用的现象突出,案件占比达43%。
 
  关于举证
 
  如何证明自己是网络作品作者?
 
  能顺利登录首次发表的载体就行
 
  网络著作权纠纷中,存在大量未使用真实姓名署名而主张权利的案件,那么如何证明自己就是网络作品作者?
 
  互联网法院认为,对于未署名或使用网名、笔名的网络作品,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法院可以通过以下证据,确定网络虚拟身份对应的真实作者:能够证明作品来源的文件或资料,如文字作品可以提供纸质手稿、创作大纲、思路图纸等,摄影作品可提供胶卷底片、数码照片原图等;当事人能证明首次发表的载体或能够顺利地登录微信、微博等网络平台,完成修改密码、发表作品等操作;网络服务提供者或管理者提供的用户名、注册信息、邮箱地址等信息,能够与著作权人身份信息对应。
 
  用时间戳认证的屏幕录像作证据
 
  因真实性存瑕疵会导致效力不够
 
  在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举证是一个重要环节。此类案件的取证,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证据保全,由司法机关依法收存、固定证据资料以保持其真实性和证明力的措施。另一种是自己保存证据,然后做好公证。
 
  在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中,涉案证据基本是电子证据,且因技术发展,对公证证据的效力带来挑战。因取证步骤不完整等因素影响,部分公证证据还存在一定瑕疵。不同法院对瑕疵公证证据的审查和采信标准不同,使得判决结果难以统一。
 
  从杭州互联网法院案件情况看,权利人以申请公证保全证据的形式完成取证的仅占案件总数的28%。电子证据公证已不再是权利人固定证据、维权的主要手段。但更获得权利人青睐的各种新型电子证据取证技术,如第三方电子证据保全形式:可信时间戳、安存、E签宝、区块链技术等,也存在证据审核标准需明确的情况。
 
  比如快板公司(以下简称快板)诉百度在线公司、百度网讯公司(以下简称百度)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系列案,快板是经今日头条公司授权,取得一系列文字作品的著作权或授权,并可以自己名义提起诉讼。后快板发现百度网站提供了上述作品,就进行了时间戳录像取证,录像通过拍下打开、下拉百度网页等操作,记录当时打开的网页上都是刊登侵权文章的内容。之后诉至法院,每案主张约万元的赔偿金额。
 
  法院审理认为,快版提交的录像,虽自上传至时间戳中心认证后至提交至法院未被篡改,但内容真实性及证明力上存在较大瑕疵。例如取证时其用一个程序自动打开关闭网页,但快板没有将该程序封存提交到法院,因此无法确认程序运行后显示的结果,是真实访问网页的结果或是程序自行显示的结果。这就给证据可信度打了折扣。
 
  对于上诉两种情况,互联网法院给出了电子证据效力认定的审查原则。
 
  对电子证据的产生等
 
  进行全面的考察
 
  对此,杭州互联网法院会对公证电子证据重点审查一些方面:例如取证设备是否公证机构的计算机,是否删除了计算机的历史记录、是否进行清洁性检查、是否处于互联网状态,公证取证过程中保全的内容或步骤是否完整等。对于使用手机等移动终端设备进行公证保全的,还应该要审核移动设备是否恢复到出厂设置状态。
 
  对于取得程序存在瑕疵的电子公证证据,不宜直接否定证据效力,应当根据相关程序性规定的立法目的、瑕疵的严重程度,是否影响公证证据的真实性等因素,判断其是否具有证据资格。
 
  对第三方电子证据保全机构保全电子证据的审查,会从该电子证据的产生、来源、传输、提取和固证技术等方面进行全面考察。
 
关于赔偿
 
  赔偿规则尚未细化缺乏统一标准
 
  确定数额时很大程度依赖自由裁量
 
  赔偿金额要怎么算,是知识产权纠纷类案件的老难题,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也不例外。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蒋中东法官介绍,根据专利法规定,知识产权类案件的赔偿计算方式主要是4种:根据权利人的损失来算、根据侵权人获利的情况来算、相关合理费用的支出以及法定的赔偿标准。
 
  “根据司法实践来看,前两种计算方式,大多会遇见取证难的情况。最后实际赔偿时,只能主要以法定赔偿标准来计算。”蒋中东说。
 
  王江桥介绍,目前只有文字作品有赔偿的细化规则,即千字的赔偿标准为80到300元。网络著作权案件涉及的音乐、影视作品比重大,法律法规对于该类作品的损害赔偿没有明确的规定。
 
  因此,在确定损害赔偿数额时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法官的自由裁量,综合考虑作品的制作成本、艺术成就及影响力、发行时间、票房或网络点击量等因素,但缺乏统一的裁判标准。同时王江桥介绍,根据《著作权法》相关规定,当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时,法定最高赔偿限额不超过50万元,一般不超过30万元。
 
杭州做法
 
  创设“三步评估法”
 
  调整判赔数额与著作权价值匹配
 
  在浙江广电集团诉咪咕视讯等公司关于《奔跑吧兄弟》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中,在著作权法定最高赔偿限额尚未修改的背景下,杭州互联网法院依据知识产权市场价值计算法定赔偿金额,认定各期节目独立构成单一作品,全面支持了权利人496万元的赔偿请求,对法定赔偿标准的灵活适用具有积极的示范效应。
 
  据介绍,互联网法院创设的“三步评估法”是法官在适用法定赔偿确定赔偿金额的评价指引,将赔偿标准区分为“高”“较高”“适中”“较低”“低”五档,每个等级对应一定幅度的赔偿数额。
 
  第一步,区分文字、摄影作品等作品类型,细化各类作品市场价值评价的要素,在此基础上对各类侵权作品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以此作为赔偿标准的基础,并根据五个等级的划分确定案件的最低赔偿金额。
 
  第二步,审查侵权行为是否直接获利,再次对赔偿等级进行评估,根据直接获利情况调整赔偿金额。
 
  第三步,以侵权行为持续时间、点击率、网站的规模、侵权地域范围、被告的基本情况等评价被告主观故意的过错程度,确定最终赔偿金额。
 
  新的尝试
 
  欲构建知识产权新规则
 
  希望通过调解化解纠纷
 
  杭州互联网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发现一种新情况:利用“通知+删除”规则来恶意竞争,打压对手。
 
  这种情况下,原被告网站都不是作品著作权拥有者,原告为了让被告下架作品就起诉对方侵权。被告因被投诉选择下架作品,后法院调查结果显示,原告也不是著作权拥有者,此时原告就会撤诉,反正他让被告下架的目的已经达到,但被告的损失已经产生。
 
  因此,互联网法院希望能对现行“通知+删除”规则经行适当矫正。“法院愿意搭这个桥梁,让了解侵权是否发生的权利人,和被投诉人直接沟通,理清事实,促成理性维权和自行应对的意识形成。”王江桥说。
 
  同时,希望能构建诉前第三方调解、诉讼前置调解等。“比如有些案件,原告愿意作品被转载,只希望被告必须先获得授权再转载,其实原告是有调解需求和意向的,此时调解机制将非常利于化解纠纷。”
 
  此外,互联网法院正在试行一个调解平台的大数据分析系统,该系统能及时监控到批量同类型起诉的情况,如果双方涉诉主体都是同一拨人,可以将后面会陆续起诉的案件归到一个案子中去解决。
网站地图|手机版 Copyright © 2016 合肥律师事务所_安徽律师_法律咨询问题处理_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