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常规性犯罪刑事谅解书的用途

文章作者:合肥律师网 | 2019-03-13
字体大小: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征琴与施某甲于2010年登记结婚,婚前双方各有一女,2012年下半年,李征琴夫妇将李征琴表妹张某某之子被害人施某某(男,案发时8周岁)从安徽省带至江苏省南京市抚养,施某某自此即处于李征琴的实际监护之下。2013年6月,李征琴夫妇至民政局办理了收养施某某的手续。2015年3月31日晚,李征琴因认为施某某撒谎,在其家中先后使用竹制“抓痒耙”、塑料制“跳绳”对施某某进行抽打,造成施某某体表150余处挫伤。
 
     经法医鉴定,施某某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案发后,施某某的生父母与李征琴达成和解协议,并对李征琴的行为表示谅解。
 
【裁判结果】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征琴故意伤害被害人施某某的身体,造成施某某轻伤一级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案发后,李征琴经公安机关通知后主动到案,如实供述主要罪行,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取得被害人施某某及其生父母的谅解,酌情可以从轻处罚。依照刑法有关规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李征琴有期徒刑六个月。
 
      刑事谅解对刑事案例所起到所用也散见于刑事检察中,如《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加强和改进刑事抗诉工作的意见》(2014年11月26日 高检发诉字[2014]29号)第11知明确规定,不抗诉的案件包括了:11.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裁定在适用法律方面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般不应当提出抗诉:………(4)被告人认罪并积极赔偿损失,取得被害方谅解,量刑偏轻的。在死刑案件中该意见规定:13.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案件,具有下 列情形之一,除原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有严重错误或者社会 反响强烈的以外,一般不应当提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抗诉:3)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因被害方的过错行为引起的案件,案发后被告人真诚悔罪、积极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方谅解的;可见刑事谅解在刑事犯罪中作用重大。
 
      刑事谅解应当采用的形式,小编认为刑事谅解是刑事诉讼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刑事谅解也是量刑标准的证明材料,所以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有受害人(单位)向司法机关出具,一般的下落不明谅解应当具备的条款除当事人身份证情况外,也应当写明事情过程,造成的后果以及双方赔偿的形式与是否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
网站地图|手机版 Copyright © 2016 合肥律师事务所_安徽律师_法律咨询问题处理_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