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律师网案例:网约车遭遇交通事故谁来赔?

文章作者:合肥律师网 | 2019-08-02
字体大小:

   私家车变身“网约车”,出了事故保险要不要赔?怎么赔?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刊发了江宁区人民法院审结的一起网约车保险纠纷案件。这意味着,今后全国法院内出现类似案件,可以参照江宁法院的裁判思路。

合肥律师网案例:网约车遭遇交通事故谁来赔?
  女子程丽(化名)今年34岁。去年夏天,她骑电动车沿着江宁区清水亭东路行驶时,被一辆右转私家车撞上。送医后,她被诊断为急性闭合性重型颅脑损伤,医疗费先后花了10万元。
 
  开车撞伤程丽的是私家车主钱超(化名)。他当时正在网约车平台上接单,接了乘客送往附近恒大绿洲小区。事发后,钱超在医院垫付了近6万元医疗费。
 
  后经鉴定,程丽颅脑损伤,日常活动能力部分受限,构成九级伤残;颅骨缺损6平方厘米以上,构成十级伤残。昨天的庭审中,程丽的家人称,因车祸脑部受伤,程丽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目前也没有上班,日常活动中的反应、表达等能力均受到影响。司法鉴定显示,颅脑损伤导致程丽日常生活需要他人帮助,也导致她有轻度精神障碍。
 
  由于事发地并没有监控设备,事发现场无法还原,交管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中对双方责任未进行划分。今年5月,程丽将钱超及保险公司诉至江宁法院,索赔包括医药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25.5万元。
 
私家车主与保险公司互推责任
 
  钱超的私家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100万元商业险。事故发生后,钱超及时与保险公司取得联系,要求保险公司出险并理赔。
 
  不过,在得知钱超当时是在跑“滴滴”拉活后,保险公司拒绝了钱超的理赔要求。保险公司称,《保险法》第52条规定,如果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车主应当及时通知保险公司,重新约定保费或者解除合同。钱超用这辆私家车作为网约车接单,属于营运行为,理应按照营运车辆的保费投保。私家车保险费率比营运车辆要低不少,钱超投保时宣称车辆只是自家使用,花较少的钱却要求保险公司承担较高风险,保险公司依照法律规定,拒绝在商业险内赔付。
 
  钱超却称,自己跑网约车并不是营运活动,另外投保时,保险公司也没有明确介绍这个免责条款,属于未尽相关告知义务。
 
  程丽的损失到底由谁来承担,成为该案庭审中最大的争议焦点。
 
  法院发司法建议,呼吁设立网约车新险种
 
  昨天上午,江宁法院对该案公开宣判。法院首先对交通事故责任进行划分,认定钱超要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在保险赔付方面,法院认为钱超通过打车软件接网约车订单,有收取费用的意图,且所载乘客与他没有特定关系,符合营运的特征。通过对钱超行车路线和上下班位置的分析,法院认定交通事故的发生跟钱超的载客营运行为具有因果关系。
 
  由于钱超开网约车接活属于营运行为,却没有及时通知保险公司更改保险种类,保险公司拒赔商业险获得了法院支持。程丽损失共计27.9万余元,保险公司只需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12万元赔偿,剩余的15.9万元则要钱超自掏腰包。
 
  钱超本人昨天并未到庭。他的代理律师表示,暂未确定是否上诉,不过针对此案,他们曾与滴滴公司取得联系,未获得明确答复,接下来不排除要求滴滴公司分担责任。
 
  针对此案,法院特地向江苏省保险行业协会发出司法建议,建议设立专门针对网约车的新型险种,满足社会新需求;并加强对网约车免赔条款的提示、说明,引导客户投保。
网站地图|手机版 Copyright © 2016 合肥律师事务所_安徽律师_法律咨询问题处理_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